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 第726章 兴亡(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非战之罪也,吴军一时侥幸得存,只要大将军回师稳固北方,磨砺水师,不出数年,定能平定南方。”
    贾诩摸不透大将军的心思,只能说些模糊却没用的好话。
    阎行虽然生病脸色不佳,但他身上的气势仍在。
    “何止北方不固,中原多地也出现了盗贼,伯阳率步骑辗转各地,已经剿了不止十处匪患。”
    贾诩严肃地听着,没有接话。
    只听见大将军悠悠一叹,继续说道:
    “但这些终归是癣疥之疾,唯有孙刘,才是心腹大患。”
    “孤这一撤,孙刘立得喘息之机,春潮一涨,其势必乘舟复来,到那时候,荆州岌岌可危!”
    贾诩心念一动,还未开口,阎行就继续说道:
    “当此危局,孤观麾下文武,唯文和公可堪重任,请毋要推脱!”
    ···
    等到贾诩下车后,大将军府掾史薛夏在人群中出现。
    想到要率军独挡一面,节节抵抗孙权、刘备的联军,贾诩也深感头痛,他招了招手,薛夏走近了他,两人一同上马。
    “文和公,大将军此时紧急召见,莫不是——”
    薛夏指了指南边,贾诩沉默地点了点头,示意薛夏不再多言,大将军如今的心思如海,他要将自己留在荆州,虽是凶险,但也好过接下来朝堂的波诡云谲。
    照他看来,北方的徐琨、曹鸢两位都督是要当到头了,大将军此朝返回,代汉的步伐也会进一步加紧,收拢麾下各军头的兵权,敲打关西、河东士人的派系,势必要达到乾纲独断,方才能够放心地进行最后一步。
    “难啊!”薛夏却似乎还沉浸在直面孙刘联军的威胁中,扼腕叹息,为之前一直劝阻南征的贾诩抱不平。
    贾诩摆了摆手,眼神恢复坚定。
    “事不避难、知难不难。看吧,接下来几年,各方都不会好过!”
    ···
    建安十三年,大将军阎行南征不利,塞外鲜卑入寇,孙刘联军声势大涨,北方、中原多地反叛。
    返回北方、停驻洛阳的阎行重新布武天下,指派杨丰、马蔺等远从旧将扑灭叛乱,又转任裴潜、梁习各自接手并、幽刺史,召回了徐琨、曹鸢等宿将都督,任命贾诩兼任荆州刺史,在南面抵御孙刘联军北上。
    在被弹劾擅兴边衅、酿成大祸的罪名面前,阎行终究还是保下了边将田豫,并让有知边事之名的牵招与其搭档,走马上任上谷郡,接替裴绾的位置。
    此后数年,南北交兵,鲜卑入寇,内部天灾不断,阎行艰难维持着时局,无力南下。
    好在孙刘联军在攻陷江陵、夷道等城后,因为遭遇贾诩率军顽强抵抗、周瑜中箭负伤、争夺荆南四郡等事情放弃了北上宛、洛的计划,转而开始谋求自家基业。
    周瑜的死,直接导致了江左后面在西征巴蜀、攻打合肥两大战役的全面失利,吴军咄咄逼人的兵锋戛然而止,刘备军则趁机分割荆南,谋求交州。
    两家逐渐龌龊不断。
    而轲比能在连年侵袭边境和反田豫侵袭的过程中,实力有所削弱,想要以裴绾求和,却最终还是因为利益不和而谈判终止,后来就在一次率军攻打边境的过程中,意外被仆从军一名叫韩龙的汉人士卒杀死,鲜卑虽有苴罗侯接掌,但其才能和威望皆不如其兄长,在经历几场内部叛乱后鲜卑衰落,田豫“分而治之”的边境政策也慢慢浮出水面。
    建安二十年,北军南征。
    这一次,北军水师在大江上血战击败了南方舟师后,孙权投降,刘备遁入交州,后来在交州作战失利,不知去向。
    建安二十三年,平定了几场内乱的阎行代汉称帝,建立魏国,完成了一统天下的夙愿。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