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 第724章 兴亡(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就在吴地百姓因为吴将抉择而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身在北境边地的屯户赵云已经经历了又一次家毁人亡的痛苦。
    西凉兵进军冀、幽之时,他阴差阳错失去投奔刘备的机会,落得个毁家逃亡的下场。在边地流亡时,与马贼遭遇乱斗,他身负重伤,幸亏被一韩姓老翁所救,后来意志消沉的他索性入赘韩翁家,成了并州治下的边疆屯户。
    这一次的匈奴人叛乱抄掠,据说有塞外的鲜卑人策应,声势不小,反应慢了一拍的边军姗姗来迟,屯户只能紧急自保。一番激战过后,屯堡终究沦陷在匈奴人的马蹄下,赵云眼见着家人惨死在叛胡的刀箭之下,手刃多名胡骑亦难止他心痛如绞,只能够咬牙上马,再次踏上丧家流亡之途。
    ···
    代郡,马城。
    披挂按剑的田豫扶着城垛,脸色凝重地观察城外鲜卑人的动向。
    远处,轲比能的大旗宛如一只草原雄鹰,在呼啸凛冽的朔风中上下翻飞。
    一队队旃衣左衽的胡骑在大旗下策马扬鞭,多名百夫长指挥部民往来奔走,将一袋袋沙土堆积到城外划下的区域内,靠近城头弓箭射程的区域则驱赶俘虏的边地屯户搬运、夯土,似乎要在城外修筑一条鱼梁道,依仗斜坡助力跑马上城,进攻城墙。
    只是靠近城墙的土坡还没垒起,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自行崩溃了,紧急赶工的好几个百姓被塌下的土堆埋葬在了下面,鲜卑人首领目睹这失败的一幕,骂骂咧咧地下令撤退,监工的鲜卑人随即扬鞭驱赶剩下的俘虏后退。
    守城将士同样看到了整个过程,他们哈哈大笑,嘲笑鲜卑人攻城的愚蠢和无能,今日鲜卑人两次企图修筑鱼梁道都惨遭失败,一次被守军出城摧毁,这一次是自行崩塌,白白浪费了时间和精力,士气也衰减了下去。
    田豫却没有像麾下将士那么乐观。作为见识过井阑、冲车各类攻城器械的守卒,他们当然可以嘲笑攻城的鲜卑人愚蠢无知,胡人部落的落后贫穷,可却没有看清今日这一系列现象下隐藏的巨大危机。
    那就是轲比能率领下的胡人兵卒展现出来的毅力、勇气和纪律,这才是军队战无不胜的根本保证,也是原本胡人军队最缺乏的东西,若是任由他们壮大下去,那工匠、技术、器械之类的,他们很快就能够得到。
    而这也是引发马城之战的原因。轲比能的势力扩张得太快,他东边侵入素利三部的领地,将他们继续向东北驱逐,西边降服了蒲头部,逼迫他交出庇护的步度根部落,屯驻代郡的田豫眼见胡酋气焰嚣张,有心掣肘轲比能的势力,派兵逼退了轲比能的兵马,将步度根部接纳到了代郡的治下。
    轲比能闻讯大怒,当即召集部落军队进攻马城,在进攻不利之后转为以大军围城,放言守将田豫若不交出步度根,那他就要攻破城墙、马踏代郡。
    “田将军,你在担心轲比能接下来的进攻么?”
    跟在田豫身边的步度根偷偷观察着这名汉人边将的神色,见他皱眉不语,心生忐忑,小心出言询问。
    与当年威风凛凛的鲜卑大人做派相比,这些年步度根可谓是过着寄人篱下、颠沛流离的生活,他的容貌迅速变得衰老和沧桑,眼睛里锋芒也被草原的岁月悄然磨平。
    刚才,他跟着观察轲比能兵马攻城动向的时候,也被其麾下的军威所吓倒,万万没想到,轲比能在吞并消化了扶罗韩和自己的领地和部民后,这些年部落实力竟然强大到这种地步,难怪与自己歃血为盟的蒲头部在关键时候出尔反尔,背叛了自己,屈服在轲比能的淫威之下。
    而眼下守卫马城、抵御鲜卑的田豫,他的一念之间可是关系到了自家的生死。
    步度根唯恐他扛不住轲比能大军带来的压力,临阵变卦,选择将首祸者的自己五花大绑,送出城去交给轲比能换取代郡的安宁。
    田豫知道步度根在忧心什么,他宽慰道:
    “步度根大人,不用担心,轲比能的人马虽多,但只要他们没有插上草原鹰隼的翅膀,就登不上我麾下将士驻守的城墙。”
    说完后,田豫重新将注意力投向城外,其实他还是担心的。当然,他担心的不是鲜卑人蹩脚的攻城,而是轲比能在切断马城内外联系后,真实的意图所在。
    ···
    上谷郡,广宁境内。
    一支衣甲鲜明的步骑正在山谷间的道路逶迤行进,他们队伍中显眼的旗帜迎风飘扬,显示着他们是来自上谷郡边将裴绾麾下的北境边军。
    校尉苏尚是土生土长的本土军官,他对这一带的山川地形十分熟悉,当下正积极地给主将裴绾介绍着。
    “将军,这几日我们沿着累水,也就是鲜卑人口中的歠仇水行军北上,进度神速,没有碰上任何胡骑,这说明,战事一切都不出将军所料,当下轲比能正聚集大军全力攻打马城,根本还想不到我们会迅速发兵,绕后袭击他的背后——”
    “休要奉承,专心说沿途山川地势。”颇有几分儒将气度的裴绾打断了苏尚的奉承的话头,他骑在马上,一边打量着周围的山势,一边观察着手中的地图,嘴角却微微扬起,显然他不让说的话恰恰说到了他的得意处。
    “好,好。”苏尚脸上堆起了笑意,继续说道:
    “眼下离开了歠仇水,又过了河流,今日再通过这段山路,面前就再无地形阻遏。只要天公作美,不突然降下暴风雪,以我们的行军速度,明日就能穿插到围攻马城的鲜卑人侧后方,到时候,出其不意,可以借助日暮的掩护对他们突然发动袭击!”
    说到激动处,苏尚手掌前探,做了一个冲锋的动作,显得信心满满,一切胸有成竹。
    “这么说,我们离鲜卑人大军距离也很近了,那轲比能不似寻常的部落胡酋,颇知兵阵,他的部落游骑也常常深入刺探虚实,不可不防。”
    裴绾与轲比能接触过,当然知道这个野心勃勃的鲜卑大人可以称得上是有着非凡才略的草原豪杰,不容小觑。所以虽然眼瞅着自己迂回后方袭击鲜卑大军,一举解马城之围的计划就要成功,却仍然压抑着内心激动,叮嘱麾下将士一定要小心防备。
    “诺。嘿嘿,说起来还是多亏了将军之前的远见,之前连续派兵驱逐了游牧在边境的鲜卑部落,使得胡马无法窥伺我郡中虚实,今日之计才能够进展得如此顺利,这几日召集兵马、行军北上,愣是没让鲜卑人察觉出半点迹象。”
    “哈哈哈。”这一次裴绾也不由哈哈一笑,他扬鞭遥指,意气风发。
    “这不过是分内之事,绾身负大将军重托,接掌上谷郡军事,所谓者何,正是要替朝廷除去鲜卑轲比能这一大患,保得北境千里安宁!”
    “报——”
    就在裴绾、苏尚二人笑谈渴饮鲜卑血的时候,前锋一骑匆匆来报:校尉董弼在谷口遭遇鲜卑骑兵,数量不下百骑,眼下董弼已击退胡骑。
    “令董校尉不可穷追,以免中了鲜卑人的埋伏。”
    裴绾脸色一变,连忙传令穷寇莫追,但心中却未过分慌张,以为可能是提前遭遇了鲜卑人的游骑,纵然达不到奇袭的目的,但后续终究是能威胁轲比能的侧后方,逼迫他解围,从马城撤军。
    只是下一刻,身边的苏尚却面朝后方,张目结舌,惊慌地指着天空说不出话来。
    裴绾转头望去,瞬间大惊失色。只见后方有三柱黑烟扶摇而上,直冲云霄,这是他和后方解俊约定好的危险信号,一旦遭遇大敌,必须第一时间发出,让排出长长纵队行军的将士们有时间反应,紧急聚拢结阵作战。
    这。。。苏尚这会已经反应过来,只是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话到嘴边,硬生生重新咽回肚子。
    裴绾则开始调转马头,他有预感,这次是轲比能来了。
    ···
    建安十三年冬,代郡边将田豫于马城接纳鲜卑贵种步度根,鲜卑大人轲比能大怒召集部众,兵围马城。
    马城坚守不下,轲比能虚张声势,外示长期围困之意,内则引军埋伏于边境围城打援,一举在广宁境内歼灭上谷郡边军主力,生擒主将裴绾,斩杀苏尚、董弼等将校十余名,后队将校解俊仅以身免。
    裴绾既败,上谷郡迅速沦陷在鲜卑人的马蹄下。然而已经决定与昔日盟友撕破脸的轲比能志向远远不止于抄掠边境、搜刮财货,他悍然引军破居庸关,翻过军都山长驱而入,寇略幽州境内。
    都督幽州军事的大将曹鸢得知裴绾兵败,紧急派遣将校郝昭率军驰援居庸关,却已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鲜卑人的胡马闯入河北。
    到了这个地步,轲比能的目的渐渐显露,他用袁买的名义树立旗帜,想要号召袁家故吏群起反阎,瓜分河北州郡,再乱汉帝国的北方,自己则抓住关键,引鲜卑骑兵奔袭蓟城,兵锋所指,竟是曹鸢本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