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 第8章 父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等阎历出了大堂,阎舜环视众人,最后将目光投向了阎行,示意他坐到下首的位置后,才再一次开口。
    “几天前,从城里得到消息,方伯率六郡兵马屯狄道,军中突发夜啸,方伯、治中双双殉难。其兵马由别驾王国、军司马马腾率领,现已与金城韩家合兵一处。这个消息今日一早我们的人已经确定了。”
    阎舜的话音一落,就像在油锅里浇上一瓢冷水,堂上顿时喧杂起来。虽然这些天早就传来很多小道消息,说什么官兵战败,方伯被杀,狄道兵变,但是听到确切消息时,诸主事还是惊愕不已。
    这几年金城各家虽然唯强是依,依附着当下凉州最大的割据势力金城韩家,但汉室虽衰,天命未改,大多数人还是鼠首两端,私底下还跟朝廷一方的势力保持往来。当下听到官兵兵败,连一州刺史、治中从事都丢了性命,再想想前些日子听说金城韩家招揽了青衣、参狼、白马诸多羌人部落,纷纷七嘴八舌讨论接下来双方的攻守形势的变化。
    “连马腾也加入了叛军!”当听到马腾的名字之后,阎行也瞬间收敛精神,近些年来在凉州他听得最多的豪杰就是北宫伯玉、李文侯、边章、韩遂等人,他还诧异像马腾、马超这些在不久将叱咤凉州的人物怎么现在还没个声响,没想到最后竟是以这种方式听闻了他们的名字。不过虽然狄道兵变、耿鄙、程球毙命的消息足够震撼,但对于阎行这种拥有先知的人来说终究还是小波澜,毕竟汉室在未来三四十年的时间里逐步垮塌,最终曹魏完成代汉的故事阎行是心知肚明的。
    跪坐在主位的阎舜将群情鼎沸中众人表现尽收眼底,看到阎行若有所思,便开口询问。
    “彦明,你有什么看法?”
    没想到自家父亲第一个就叫道自己,阎行在心里有些惊讶,但看到诸人开始将眼光投向自己,连忙收拾情绪,谦逊地答道。
    “小子见识浅薄,乍闻此消息心中惶惶,恐词不达意,愿恭听诸位大人高见!”
    “无妨,你往日里对形势常有诸多见解,今日正要听听你的意见!”出乎意料,阎父一如初始地坚持让阎行发言。
    看到自己的父亲如此坚持,阎行来不及思考其中深意,略微思索了一下措辞之后开口说道。
    “小子闻‘覆军杀将,必以五危,必死可杀,必生可虏,忿速可侮,廉洁可辱,爱民可烦’方伯轻敌冒进,不恤士卒,总酿大祸。今将帅折戟于外,兵马叛变于内,州中各郡一日三惊,黔首黎庶朝不保夕。若韩、王诸人提兵东向,则汉阳危矣!”
    “哦,你认为韩、王等人会举兵东向,汉阳守不住?”
    “正是。所谓‘天予弗取,必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韩、王二人携大胜之威,兵锋正盛,取汉阳一事轻而易举。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汉阳一郡之力独力难支,少则十天,多则半月,冀城必陷!”
    阎行虽然一时间没能弄清楚父亲的深意,但看到父亲循循善诱,有意要让自己在族中诸主事面前表现一番,也就顺水推舟,信誓旦旦将自己的对当下的看法连带对后世韩遂、马腾势力的了解结合在一起作出了大胆的预判。
    “咝!”在场有几个主事倒吸了一口冷气,本来局势就已经够乱了,可按这后生的说法,凉州难道还要像中平元年那样再度沦陷,各郡之间兵戈四起不成?
    看到前戏铺垫得差不多了,阎父脸上微微一笑,终于又抛出了第二个消息。
    “韩家昨夜亦遣人前来,邀集金城各家汇集兵马,会猎冀城!”
    这个消息更加震撼,以往金城韩家对待其他豪强大族往往都是笼络居多,许与山川盐铁之利,换取其他各家的支持和按时交纳钱粮,以供军需。可是这一次韩家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召集各家的兵马,整合自己一方的势力,莫非兵锋已经到了席卷凉州的地步,再也不怕遭到其他各家的反弹。
    看到堂上的主事又有沸腾起来的趋势,阎父恰到好处地补充说道:
    “而宋、麴、田、赵等各家已经应允,并派人相约阎家共同出兵,齐赴冀城。羌人方面,烧当、当煎、烧何等各大部落也有兵马随行。”
    听到这么大的兵马阵势,在座诸人暗暗咂舌,原先有几个想劝阻族长出兵的主事悻悻闭了嘴,连宋、麹各家和羌人部落都派出兵马,眼下出兵已是大势所趋,事情不是他们乃至整个阎家可以置喙的了。
    “所以今天召集大伙,就是要商讨一下出兵的人选和数量。”阎父看了看阎行,接着说。
    阎行看到父亲的目光,心中咯噔一下,想起刚刚父亲有意无意的询问,心想莫非是想让我趁这个机会掌握族里的兵马,随军出征?
    阎行这边在猜测自家父亲的打算,而其他人就人选和数量的事情商量计较开了。按照惯例,这种随军出征的大事一般都要抽调族中各房的子弟还有豢养的部曲、宾客,再加上招募来的义从、从奴仆中挑选的青壮,编为一支人马,挑选族中知兵的主事亲自率领。
    可是今天族中会议的气氛颇为奇怪,人数很快被确定为三百人,编成左中右三屯组成一个小曲。只是在带兵人选上,迟迟没有确定下来,主事们推选了几个人选,都被阎父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很快就有主事看出族长的心意是想让自家的长子领军,在试探性地推举阎行之后,果不其然阎父没有立即反对,而是再次让众人商讨决定。
    这下子族长的意思就已经很明朗了,于是平日里站在阎行一房阵线的主事接连出来推举阎行掌兵,统领出征的族中兵马,而反对一方因为少了阎历这个主心骨,再加上阎行本人确实是阎家新一代中的翘楚,文武兼资,气力过人,所缺的不过是一个主事的身份。最终,阎行以压倒性的优势成功被任命为此次出征掌兵的主事,五天后率领兵马前往允吾城和其他各家人马汇合,听令于韩家帐下,随军东征。
    敲定了人选和人数后,诸主事又商讨了需要筹备的物资辎重等事宜,直到了日渐正午这次族中主事会议才结束,各位主事才相继告辞离开,各自回去准备相应的事情。
    阎行在路上奔波了好几天,感觉也有些乏了,本来也想随主事们退下,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却提前将自己留了下来。
    预感父亲可能有大事和自己商量,阎行重新坐下来后一直留心注意着。果不其然,阎父在交代了阎行此次随军出征要趁机结交金城各家的其他少年翘楚,重新审度天下大势,磨砺自家心性等诸事后,重头戏终于来了。
    阎舜停顿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竟有了丝丝的颤抖,他望着阎行继续说道:
    “有谶言‘代汉者,当涂高也’,金城韩家家主名遂,遂者,道途也,正应此谶。今四方骚动,兵戈不止,吾等可举家相随乎?”
    这是一件攸关家族兴衰的大事,看着父亲热切的眼神,阎行心里一颤,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件事。
    新莽末年,谶言盛行。宛城的大姓李通、李秩、李松一家就是因为“刘氏复兴,李氏为辅”的谶语,举家相随舂陵刘氏。而到了本朝,谶纬之学更是得到各代帝王们的提倡和推崇,加之儒家思想的附和融合,可是说盛行于当下,成为官方的一种统治思想,不仅是盛行巫祝、卜筮的凉州地区迷信此道,就连中原地区的士大夫也有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如历史上,就是在这一年,冀州刺史王芬因为听信了平原方士襄楷根据“天文不利宦者,黄门、常侍真族灭矣”而做出的谶言,图谋起事,结果走漏了消息,被迫自杀。
    现在显然是因为金城韩家携大胜之威,风头一时无两,让原本鼠首两端的金城各家萌生了攀龙附凤的想法,就连自己父亲也开始有了依附“真龙天子”的想法。可是具有先知的阎行当然知道韩遂虽然能够一时雄踞西凉,但最多也就是个隗嚣、窦融之类的人物,绝不是什么真命天子,阎家如果举家相随从长远来看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于是阎行沉吟了一下,才缓缓说道。
    “孩儿以为此事不妥,前汉之时有谶言‘刘秀当为天子’,国师刘歆虽改名刘秀,然并未应谶。今韩家家主原名为约,以行度之,恐非应谶之人,举家相从之事,攸关举族上下之兴衰,宜暂缓图之。”
    阎行不可能直接说出韩遂只是割据一方,不是真龙天子,所以只能援引前汉的谶语‘刘秀当为天子’来劝阻阎父。新莽之时,流传有‘刘秀当为天子’的谶语,当时的国师刘歆改名为刘秀,很多人都以为他位高权重,定将取王莽而代之,结果刘歆引起了王莽的忌惮,反而被王莽所杀,顺带牵连了一大批想要攀龙附凤的人。
    果然,听了阎行的话,阎父脸上阴晴变幻,陷入了沉思,大堂上顿时变得异常寂静。
    阎行心想还是要让自家的父亲单独静思一会,于是告了声罪,起身想要离开。
    “行儿!”
    就在阎行转身的时候,背后再次响起阎父那沉稳的声音。阎行内心一激灵,急忙转身面对阎父。
    “我知你有超乎常人之志,然天下之事,有可为,有不可为。困敌之势不以战,损刚益柔,此次随军东征,守全为上,切记切记!”
    阎父目光炯炯,语重心长地说出这一番话。阎行眼眶一热,看着自家的父亲,他虽然正襟危坐,但也难免露出了老态,两鬓头发花白,眉角之间又多了几道抹不去的皱纹。
    “孩儿谨记!”
    最终阎行忍住了眼泪,转身向外走去。阎父望着阎行魁梧的身形渐行渐远,最终在堂外拐弯处消失不见,他伸手揉了揉已经发麻的双腿,抬头望着宽阔的屋宇,嘴唇微微动了动,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发问。
    “将兴吾家者,其惟此儿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