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 第7章 归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放了他们!”
    阎行一言既出,虽然让马蔺等部曲出乎意料,但还是按照阎行的吩咐放了这些羌人俘虏。
    看着免遭杀戮的羌人俘虏行色匆匆、急先恐后地逃离车队,阎行脸上波澜不惊,放走这些羌人俘虏他内心自有一番考量。
    首先,羌人的诸多部落之间“不立君臣,无相长一,强则分种为酋豪,弱则为人附落,更相抄暴,以力为雄。”这一次迷党这个部落死了首领和诸多战士,不难想象今后要在其他强大部落的夹缝中求生、避免被吞并的日子有多难过,对自己的威胁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第二,就是要考虑到当下的习俗和身边轻侠骑从的情绪,凉州之地胡汉杂居,旧俗轻教化而敬鬼神,多迷信巫祝、卜筮之事。传说前汉的飞将军李广就是因为在陇西都尉的任上诱杀了已经投降的八百多名羌人,获罪于天,所以毕其一生命途多舛、终难封侯。阎行虽然本人不信这些鬼神之言,但难保底下的人不信。而且身边的骑从多是轻生死、重然诺的轻侠少年,自己想要驾驭他们,就必然要在言行上考虑契合他们的脾性。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既然自家的三叔存了结交羌人部落的想法,那正好借这些俘虏之口将今天的事宣扬出去,绝了他引羌人为强援的念头。
    自家真实想法不能够直接说出口,但阎行也不吝于出言解释。
    “《论语》曰‘子以四教,文、行、忠、信;《孙子》曰“将有五德,智、信、仁、勇、严,可见文武之道,皆在一个信字上。羌人虽是力屈而降,然我等之前已有许诺降者不杀,今宜纵其离去,他日若不思恩德、拔刀相向,我以战胜之威,必亲诛之!”
    见阎行已经定了论调,马蔺、甘陵等人自然无有不从。于是此间事了,阎行也不愿久留多生事端,下令人马整理好货物、车马,将伤员带上,火速撤离白狗聚,只留下甘陵几个人打算一把火将白狗聚焚为灰烬。
    当白狗聚内火光冲天而起时,车队一行人又匆匆沿着旧路赶回。虽然折损了一些人手,但打了一个胜仗,缴获了羌人不少马匹、毛货,众人的情绪还是很高。只是原本来时带队走在前列的阎历等人这个时候却成了无人问津的存在,被远远吊在了后面,而原来待在后头的阎行等人则当仁不让成为车队的首领走在前头。双方的位置对调,再加上诸人归心似箭,惹得走在后头紧赶慢赶、吃了一口灰尘的阎历等人在心里谩骂不止却无可奈何。
    ···
    因为回程的路赶得急,所以车队的人在返程的第六日上午就回到了允吾境内。
    顺着允吾城南的官道直走,至三岔口处拐入乡间道路,再走个五里左右的路程,阎家的庄子就已经赫然在望了。
    阎家的庄子依托地形,矗立在一片膏腴田地之中,占地颇广,不下百亩。
    道路两边田野的禾苗绿油油的,仿佛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绿色的地毯。乡间道路虽然不比官道宽敞,但也是经过整理夯实的,马蹄踩在上面发出哒哒的声响。车声辘辘的一行人引起了在田垄间劳作的佃农、田奴的主意,看到是自家的子弟归来,有热络的已经吆喝着在打招呼了。
    阎家庄子的向南开了两个门,阎行一行人马众多,走的是正门。悬山式的正门两侧修有望楼,上面的瞭望的部曲远远就看到车上阎家的旗帜,随即发出了信号,守在正门口的几名仆从连忙打起精神,快步迎了过来。
    阎行当先在庄门前下了马,等候已久的仆从连忙过来牵住缰绳,牵马跟在后面进了大门。庄子是三进式的,第一进修有马厩、车房和供阎家的仆从、田奴居住的土房,族中管理日常事务的主事过来交接了车队的物事,指挥人手将货物分类并搬到第三进的各式仓库中,将马匹、车辆和伤员安置妥当,部曲、骑从各有专门的仆从领着回到他们各自在三进的住所,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因为之前阎行已经派人回来向族中汇报了这一次交易的情况,所以当诸人正忙着搬运货物的时候,一个锦衣仆从就小跑过来告诉阎行赶快赶去大堂,家主已经召集了族中的各大主事,就等他和阎历叔侄二人了。
    阎行瞥见不远处的阎历,此刻他正黑着脸,一个锦衣奴在他耳边窃窃私语,眼神还有意无意向自己飘了过来。料想这一次被自己抓住了证据,自己这个三叔绝讨不到好处,阎行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带着两个仆从压着羌人俘虏率先就往通往二进的走廊迈去。
    看见阎行已经出发,站在一旁的阎丰赶紧扯了扯阎历的衣袖,使眼色示意他先赶往大堂,阎历跺了跺脚,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子,颌下的胡须不断抖动,快步埋着头跟了过去。
    阎家的大堂位于庄子二进内的中央,阎行让仆从押着俘虏在堂下的前庭等着,自己整理了一下衣裳才抬脚上了台阶向堂上走去,就在这时,后面的阎历臭着一张脸,三步当成两步走,抢先阎行一步登上了台阶,阎行不动声色,脚下加紧了步伐。
    阎家的大堂四面开的都有窗户,白天更加宽敞明亮。漆黑粗壮的柱子不加彩饰,笔直地挺立着顶起了屋梁,堂上挨着墙壁相对放了两列青铜灯架。地上摆放了十几个黑底描纹的漆木案几,每个案几后边皆有一榻,此刻坐在塌上的正是族中的各大主事。面朝堂门的是主位,身为族长、家主的阎舜正襟危坐,目视众人。边上再无其他摆饰,只放了一个支架,上面架了一柄长剑。
    阎历抢先进了大堂,打的就是先讲先占理的心思。他草草施了一礼,也不待他人发问,就一连串地将在路上和阎丰两人编织好的话语说了出来,矢口否认自己与羌人私下里有其他交易,控告阎行暗中串联部曲夺取车队,冒犯羌人,破坏交易诸多罪行。
    “彦明,你叔父刚才所说的可是真的?”
    阎行进堂向在座诸人跪拜行礼之后,就在下首默默看待阎历的表演,等到阎历说累了,阎舜作为家主正式发话了,才恭敬地上前又向诸人施了一礼,缓缓开口说道。
    “小子不才,受族中命令率骑从护卫交易车队出塞,此次交易诸多事情及车队人员供词小子已撰写下来,请族长及各位主事过目!”
    说完,阎行从怀中掏出几张纸张,呈给了主位上的阎舜。等退回原位,阎行看了一眼变了脸色的阎历,继续将此次交易的见闻如数家珍般一一陈述。因为事前打了腹稿,再加上阎行的声音抑扬顿挫,当说到自家发现交易问题,进入聚中查看遭到羌人围攻的时候,有的主事被故事的气氛感染到,仿佛身临其境一样紧张地追问:“那你如何应对?”
    阎行微微一笑,紧接着将自家临危不乱,杀出重围,布下车阵抵挡羌人的围攻,最后奇兵天降,射杀羌人首领的一桩桩事情娓娓道来,说道末尾,已经有和阎行这一房亲近的主事拊掌高赞阎行的果断睿智,俨然是要站在支持阎行、声讨阎历这一边了。
    眼看阎历还不死心,想要开口反驳,阎行又抢先开口,请求将堂外的羌人俘虏带进来问话。阎舜此刻已经看完纸上的供词,随手将纸张递给下首的主事,允许了阎行的请求,命令将羌人俘虏带上堂来。
    等到羌人俘虏带了上来,阎舜和各个主事轮流问话,阎行挑的这两个羌人都是粗通汉语又了解些许交易内幕的小头领,此刻自然老老实实交代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眼看再也问不出什么,阎舜才挥手让人把他们带了下去。
    “三弟,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阎舜身居主位,清癯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但却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此时目光炯炯看着堂上的阎历。饶是来前阎历已经下定决心抵死不认,在自家大哥的逼视内心不由也有了些许慌乱,他低下头,咬了咬牙,想起阎丰来前的吩咐,再度抬起头时已经满脸肃然。
    “历殚精竭虑皆是为了家族着想,彦明侄儿却勾结羌人无端诬陷,历自认所作所为天地可鉴,对此无话可说!”
    “好一个殚精竭虑!”阎舜语气瞬间加重。
    “既然如此,你将手中事务都交给老六,自己下去好好想想,交易前后之事我已经让人详查,绝不会让人诬陷于你。”
    阎舜说完话,堂上诸人噤若寒蝉。以往和阎历联合每次在会上都要上蹿下跳的几个主事此刻见势不妙,也都纷纷低头不语。阎历等了半响,发现没有一个人愿意为自己出声反诘,脸色更是难看,饱含深意地扫了在座诸人一眼,孤零零一人转身向外走去。
    堂上无一人出声,看起来已经失势的阎历逃不了一个被软禁起来的命运。
    可当阎历出了堂外,却停住了脚步,愕然发现自己贴身的内裳已经被顺着后背流下的汗水打湿了一片后,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狡黠之色,抬头望了望万里晴空,冷哼一声后大步地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