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摄政王的太后娘娘 - 第150章是我高攀了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样啊。小软少主,你真可爱!见色起意,为色所迷!你这词用的也是十分妙。你都不曾见过我面具下的脸,如何见色起意,为色所迷?到是你,长得秀玉葱葱,汀兰玉澈,惹人眼。”
    面具下的声音带着一丝她听不出来的古怪和压抑的暗哑磁魅。
    曲敏儿:·······额,感觉祁訾晅此时有点危险。
    祁訾晅背着光径直朝她走来,走入船舱昏暗内,居高临下对她伸出手,声音有些低沉,“起来吧,这么不经逗。”
    曲敏儿看着面前那双骨节分明修长的白皙手掌,心底升起一丝危机感,在祁訾晅那平静随意的声音解释下,轻易被打散。
    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表情,曲敏儿瘪了瘪嘴,自然的将手递在他掌心之中,小声抱怨,“不要吓我,很吓人的。”
    握住掌心里的柔软,祁訾晅心口微微一颤,刻意使了巧劲一把将曲敏儿拉起之际,让她再次撞入自己怀里,被他习以为常的抱着,曲敏儿身体一僵,木木的杵在原地不敢动弹。
    祁訾晅趁机靠近她耳边,记忆里,她有着一对白白嫩嫩的圆润耳垂,喉结滚动,声音沙哑,“怎么,小软少主觉得,亓九高攀了山阴世家的贵女?”
    耳边男人的温热气息灼热呼在耳尖,相拥的姿势,让那种不可言状的攻击侵略感扑面而来,之前那股消失的危机感如蛇般缠绕。
    下身紧紧贴着,男性独有的标志在对她致敬,让曲敏儿脸色一变,指尖都在发麻,双手抵在他胸前,微微挣扎,却又不敢大的动作,怕惊扰了那蓄势待发的凶物。
    脖颈都红了,微微颤抖说道:“不不不,我怕是我高攀了亓九公子。”
    “怎么会呢?”祁訾晅一手揽着她,一手轻轻抚弄她还没来得及打理的青丝,察觉怀里曲敏儿的紧张防备,面具下的唇微抿,脚尖勾起地上掉落的腰带,微微松开对她的钳制,拿起腰带递给身前的曲敏儿,沉稳冷静:“山阴阮氏可是大族,比起儒门叁大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我一介白衣,是我高攀才对。”
    曲敏儿见机立马退出祁訾晅怀里,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祁訾晅如此娴熟的勾起腰带的手法,比一个正常人还正常,让她都要怀疑,他真的看不见吗?!
    奇怪的不停打量祁訾晅面具下的双眼,想起刚刚那股窒息的压迫侵略感,曲敏儿又小心翼翼的朝他下半身望去,会是她多想了吗?
    无意识的接过他递过来的腰带,曲敏儿尴尬又窘迫的重新给他系上,这一次她更加小心,不敢乱碰他。
    “这么看我作甚。”祁訾晅平静的低头,‘看向’曲敏儿,好似之前的一切,皆是她多想。
    “你能看见我?!”曲敏儿惊呼,好不容易系好腰带后,给他套上最后一件纯白外衫,急忙后退抬头凝视他。
    “我是看不见,但我不是没感觉。”祁訾晅佯装平静,假装没察觉她暗中打量他下半身的视线,僻重就轻道:“武道之人,五感本就比常人更加灵敏,而我更甚。”
    曲敏儿不好意思的拽了拽自己的衣服:“那个···我··我没怀···”疑你。
    “你是主公,我自然不会误会你对我有什么想法。你先穿好衣服。”祁訾晅察觉船舱外又开始悉悉索索后,打断了曲敏儿的话,闭眼环胸倚靠船舱内壁,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暗中却在对抗又一次翻涌暴躁的灵力和那股对曲敏儿蓬勃而来的欲望。
    “哦。”曲敏儿低头,总觉得那话在内涵我。
    她一边偷偷观察祁訾晅一边快速的叁下两下把自己打理好。
    难道真是自己感觉错了?刚刚因为他们贴的太紧了,所以她才感觉错了·····吗?
    曲敏儿时不时偷看一眼那被遮住的凶物之地,想起君归楼里那物件的凶残和那不可言状的刺激,不由得脸爆红,慌乱移开视线。
    努力平复自己胡思乱想的思绪。
    曲敏儿激烈的心跳,瞒不过祁訾晅的感官,可他此时也只能装作不知,粉饰太平,小猫受惊过度,会跑的,他要好好计划一下,慢慢来。
    穿在祁訾晅身上的成年男子的衣服在曲敏儿身上有些过长,一时间让她很是为难。
    祁訾晅像是察觉了曲敏儿的窘态,脚尖勾起角落的软剑,剑出鞘,白光一闪,肃杀之声划破空寂,脚边过长的布料被祁訾晅手起剑落,划断。
    吓得曲敏儿浑身冷汗直冒,双腿一僵,夹紧。
    剑出回鞘,不过眨眼的功夫,快的好似残影星光坠落。
    “好了。”祁訾晅平淡温和的话语响起,“过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