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摄政王的太后娘娘 - 第九章阻止事件发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围绕在他们四周的大批黑压压的兵卒从他们身边穿过,不用涌向他们身后的城墙。
    一架架木板架在护城河上,形成木桥让身后攻城车顺利行驶,朝着城门撞去。更有一具具攻城长梯被搭上去。
    抛索伴随着甩手石纷纷飞上城墙。
    投石车不断弹射出巨大原石,砸向城墙上方。箭雨分散射出,覆盖兵卒。也有武道高手用力投射短矛,点杀精英。
    早已被惊动的京都城守城将领方海清听见潘勇的话,心咯噔一下,再看见四周有些犹豫更乱做一团无心战斗的士兵和将领们,预感不妙。
    心中一边寄希望于晅王援军,一边举着长枪高喊,“给我拼死拦住,不可后退一步。我们的战神,晅王。他的兵马不日就到,他会守护我们祁国,庇佑天下百姓。赶走所有狼子野心的贪婪野心家。”
    “不要被敌人的糖衣炮弹腐蚀你们的精神,动摇你们的信仰,想想你们还在城中的妻儿寡母,想想这些叛军所过之城后的屠戮景象,儿郎们,你们能信他们会善待你们之父母妻儿吗?会善待这城中数百万的无辜百姓吗?!这城中有你们的亲朋好友,稚子妻母,此时不用手中之兵戈守护这座城,下一秒就是你们亲人的鲜血流尽染红京都!”
    祁訾晅的声誉就是祁国所有人心中的定海神针,只要祁訾晅不倒,祁国就不会倒下,再加上今日朝廷有意的宣扬敌军残暴屠城的信息,刚刚还有些动摇犹如惊弓之鸟的士兵立刻清醒了过来,疯狂的投入守护都城之中。
    即便不为祁国,只为城中自己的血脉至亲,他们也不能退,退即死。
    “轰隆!”一声巨响,拉起铁桥城门的粗大铁链被人以无上内径折断,沉重的铁桥从半空掉落狠狠砸在护城河上,大地都随之晃动起来,河浪翻涌,河上没来得及逃开的敌军士兵直接被砸成肉酱。
    “给我攻进去!”斩断铁链的潘勇,一手抓着另一半断裂的铁链,身影悬于半空,周身围绕着刚猛的内劲,剑指城楼。
    方海清见此立马飞身与悬挂半空的潘勇缠斗在一起,“潘勇,你的对手是我!”
    “方海清!”潘勇看清来人是谁后,脸色激动,这可是武者排行榜上的108名。
    两人身影立马化作两道残影,在天空之中交缠,而城下没有了高阶段的武者后,就是密密麻麻的银色士兵,宛如白色蠕动的蛆虫,一波又一波的不断攀爬城楼,想要涌入城中。
    一个个武者战将,挥舞兵刃站在城墙之上不断将爬上来的敌军砍死,推下城楼。
    一桶桶的热油从不同的地方涌入城楼,被抬上城墙,泼倒向城墙之下的那一架架长梯之上,点火燃烧。
    嘶吼痛苦的嚎叫,人体摔落下去的撞击声不绝于耳。
    京都城中的百姓不知何时已经自发的走出门,有的战战兢兢躲在角落哭泣,有些两两一抱,浑身颤抖,铁门斩断后,被大力撞击后不断颤动的巨大城门看上去也有些摇摇欲坠之感,惹人心慌。
    更有冷漠者,立于街角。有的双眼带着诡异激动贪婪的神情看着火光连天的城楼,还有的自发将受伤的兵士从城楼下带下来帮忙包扎,更多地是无数从各府各地不断涌向城楼的黑甲战士。
    此情此景,包含了世界所有人的千面。
    早已被惊动的曲敏儿披着雪白的披风站在凤仪宫的大门前,听着京都城中隐隐传来的战鼓雷雷,今夜戏曲后,被曲敏儿以宫门落锁不便为由将所有贵妇小姐公子都留在了后宫,安排他们住进了专门招待命妇留宿的安远宫。
    至于那些公子也一样被安排在了后宫远离嫔妃和妇孺的另一座宫殿之中。
    只要将这群人困守在后宫五天,也就算完成了皇帝的任务。
    “小姐,天冷回宫吧。”宫门落锁前被祖父提前送进凤仪宫的安嬷嬷和原嬷嬷站在曲敏儿身后。
    “安嬷嬷,你说这次京都城会死多少人。”曲敏儿轻声问道。
    “战争哪有不死人的?可我听人说,晅王很快就能赶到,只要战神到了,皇城之危就能解。”
    晅王。
    祁訾晅。
    曲敏儿因为这个名字,心神微微失守,接受自己重生后,她刻意不去想这个人的一切,但此时面对的情景,却和前世又如出一辙。
    不过,与前世不甘愿而被皇帝强行软禁在凤仪宫的自己不同,这一次她因为自愿成为继后,反而得到了皇宫自由行走的权利。
    曲敏儿比所有人都知道,前世那一场京都守城之战最后有多惨烈,远没有安嬷嬷她们想得如此美好。
    祁訾晅重伤的消息传回京都城,城中所有人的心都慌乱了起来,原本团结一致的景象分崩离析。
    就像一个导火索,让早有异心的臣子下定决心豪赌一次般,买通方海清身边的仆人,毒杀了方海清。
    方海清一死,宣崇帝在大朝会上突然吐血昏迷,至此整个京都城人心大乱,之后种种犹如脱缰的野马开始一路崩坏。
    紧要关头是内阁首辅,也就是祖父站出来力挽狂澜,大朝会上血溅五步,连杀两位大臣。
    囚禁数十位肱骨,一力镇压所有朝臣抗议,临危受命于一个皇宫禁卫,叫汪岩的人,让他暂代守城之责。
    至此被所有人口诛笔伐说祖父是乱国贼。
    祖父一边顶着朝堂压力,一边负责安抚城内百姓,但还是杀了数千想要趁乱打开城门逃离的百姓,杀鸡儆猴。
    已不似他作风的雷霆杀伐手段暂时镇压了京都城惶惶不可终日的混乱。
    而她当时被软禁在凤仪宫不得出,只能从身边的夏兰口中才能得知一些皇宫外的只言片语,即便是只字片语也能想象当时朝廷和城内的血雨腥风。
    祁訾晅是在五天后才出现在京都之中,那时候京都城已经陷入风兵草甲的惶惶不安之中。
    京都之乱可以说,是从祁訾晅重伤消息传开开始出现苗头,直到方海清之死,就如多米罗骨牌一发不可收拾。
    造成后面京都城中无数百姓无辜惨死,祖父也因为那五天的所作所为,声明一落千丈甚至被士林攻伐最后失去儒门支持。
    这也导致祖父成为顾命大臣后保护祁昊和她时与祁訾晅争锋总被裹挟指摘的一个重要原因。
    为了自己也为了祁昊,更为了祖父之后可以和祁訾晅在之后更多的争锋中增加筹码,她不能让方海清死,不能让京都城乱起来。
    她,需要立刻见皇上!
    想通这一点后,曲敏儿转身急忙往屋内走,“安嬷嬷,叫春梅和秋菊立刻进来为本宫梳妆,本宫要即刻前往御书房面见君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