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摄政王的太后娘娘 - 第三章皇帝的手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温玉低着头,死死扣住双手,眼神之中盛满了疯狂的嫉妒和害怕惶恐,死死咬住嘴唇,将耳边奶嬷嬷的话听了进去。
    对,她要忍耐,一定要忍耐!她不能乱,不能乱。
    她不能死,她绝对不要给那个老头子陪葬,她要等,等晅哥哥回来,他答应过我父亲,会保护我的,他一定会满足我的要求。
    曲敏儿没有多关注温玉的情况,毕竟前世关于这个良妃的记载也就寥寥数语,反正她带着祁昊登基时,她已经死了。
    曲敏儿不再关注温玉后,反而转头看向李九功,“对了,忘了请教公公如何称呼?”
    “启禀娘娘,奴才姓李,名九功,御前伺候。”李九功看了眼曲敏儿,弯腰拱手,脸带笑意的说道。
    “李公公辛苦,本宫有四名自小跟着的小丫鬟还有两名乳母,不知能否也留在身边?”
    李九功看了眼上位的皇后和撇了眼角落的温玉和她的奶嬷嬷,笑的更加和蔼,“陛下虽然说是婚礼大典从简,但属于皇后的规格荣宠并未剥夺,整个后宫以娘娘为主。陛下听曲大人说皇后娘娘在家喜听戏,还专门排练了京都最新的戏曲给皇后娘娘解闷。至于曲府用惯的仆从想留在身边,更是小事。不过,请娘娘知道,仆从进宫需在宫门落锁前尽快安排。”
    “自当如此。”
    曲敏儿笑着颔首。
    李九功不轻不重的恭维之语却让在场的宫妃,妇人很多都皱起了眉头,前断时间京都上空弥漫着一种莫名的紧张焦灼的气氛,大量难民涌入京都,传言一度甚嚣尘上却在不久后消失无踪,连难民都不见了踪影。
    这情景,除了真正的重臣家眷被含糊的提醒过两句之外,很多外妇都不清楚此时京都外松内严,整装待命一触即发的气氛。
    此次更是无前例的将没有诰命在身的外妇以及所有的公子小姐都宣召进了后宫,齐聚凤仪宫。
    之前所有人还在猜测是皇帝因为从简的皇后礼仪用另一种方式补偿新上任的皇后,但现在听了李九功的话,不由推翻之前揣测。
    此情此景,隐隐有种风雨欲来的急迫之感。
    其他人的心思曲敏儿大概能猜到一些,毕竟前世当了六十年太后还垂帘听政了九年,很多前朝以及这位陛下的想法,她多多少少清楚。
    从清理难民控制言论到隐瞒藩王作乱,直到叛军已经快要打到京都大门口,身为帝王的宣崇帝都严密控制着市井言论,不过是为了避免京都大乱,人心惶惶下有心人借乱生是非。
    人性经不起危难的挑逗,人心更经不起危机的试探,为了将一切隐患掌握在自己手中,为了更好的控制朝堂的人心浮动,所以皇帝借着这一次的封后,一道圣旨将文武百官的所有亲眷都接进了后宫。
    看似恭贺新后继位,实则软禁所有人,一是,威慑前朝,短暂稳定人心作乱给祁訾晅回归制造更多时间的手段,二是方便自己为七皇子选择既合适又强而有力的外戚,平衡他死后,朝堂随之而来的‘主弱臣强’的局面。
    几番推敲下,她成为了皇帝选择的最合适的新后人选。
    因为她的祖父,乃文臣之首,当今儒林的表率,更在世族大家里也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太子已经薨逝的消息被皇帝死死瞒住,前朝文武还都以为太子只是病重,却不知,太子早于几日前薨。
    当今陛下更因为太子的薨逝,悲伤攻心,已沉珂难治。
    这才有了此时这番明明于礼不合略显粗糙却立马掌控实权的立后事件。
    因为陛下的时间不多了,朝堂上魑魅魍魉太多,所以很多事情必须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就安排下来,否则一旦他驾崩,整个朝廷将陷入混乱。
    皇帝即便相信这个由自己亲手带大教导的弟弟现在不会落井下石,勤王救驾乃是真心,对他这个哥哥也是由心的爱戴。
    可人性,哪里经得起时光的磋磨。
    人,在临死的那一刻,由心而来的意愿更多的还是偏向了自己血脉最亲的人,
    皇帝即想要重用祁訾晅,让他为自己年幼的儿子,固守江山,却也害怕担忧在自己儿子长大后,祁訾晅不舍得放权给自己的儿子。
    毕竟没有人比皇帝更清楚,这个由他自己亲自教导出来的皇弟有着怎样的惊才绝艳,怎样的骄傲矜贵。
    有雄主之才更有霸主之心,心深似海,性情难辨。
    祁訾晅不会伤害七皇字,但这个属于七皇字的皇位,祁訾晅真能一直容忍,不如他的人年复一年的永远压他一头?
    祁訾晅,他不会。
    即便祁訾晅愿意,那些跟随他的文臣谋士也不会甘愿,毕竟从龙之功太吸引那些人。
    更因为,祁訾晅这叁个字在整个祁国人心中太神圣。
    皇帝太了解自己一手带大教导的弟弟。
    良善者委屈自己,自私者祸乱天下。
    放眼整个朝堂,唯一能与之抗衡的只有这个恪守规矩古板苛正同时背后势力强悍的曲恒,才能在之后的岁月中与祁訾晅成为两虎抗衡相互钳制的存在。
    这就是,她曲敏儿成为继后最后也最重要的一个理由。
    曲敏儿低着头,看似在逗弄怀中的小奶团子,实则在聚集脑海中关于前世的一切信息。
    不只有她,还有她怀里的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最后都成为了权利之下的森冷白骨。
    皇权之下,皆是蝼蚁。
    曲敏儿嘴角浮现一个暗讽的浅笑,又很快收敛面上表情,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人能在这五天离开后宫朱雀门一步。
    晅王不归,朱雀门不开。后宫中各宫各殿外那隐藏在黑暗中的一排排冰冷的刀锋已经枕戈待旦随时可以出鞘。
    “劳烦李公公回禀陛下,臣妾自会协助前朝安抚后宫,也请陛下告知祖父,敏儿想让安嬷嬷和原嬷嬷进宫教导。之后都协助敏儿管理凤仪宫。”
    曲敏儿的话让早已人老成精的李九功不得不刮目相看,这是看出陛下的安排并以两位曲家嬷嬷暗中告知自家祖父,她心甘情愿接受这继后之位,一定程度帮陛下顶了锅,缓解君臣之间的隔阂。
    先斩后奏强娶重臣孙女的手段,在祁国的确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荒唐不像明君所为。
    曲首辅下朝之后若知晓此事,虽不一定会和陛下反目,但多多少少会造成君臣之间的隔阂,但若是自家孙女甘愿那就不同了。
    不管这愿意是真心还是假意。
    这位曲大人的小孙女是个看事通透,深谙人性的厉害人儿。
    “奴,谨记。”李九功叩拜,然后将金印册宝交给曲敏儿身边的丫鬟后,鱼贯而出。
    随着李九功的离开,曲敏儿看了眼殿中站立的宫女太监,知道此时不是安排他们的时候,“至于你们,想必来之前已经有人教导过你们到了凤仪宫,该做什么,负责什么,现在各尽其职去吧。”
    不是曲敏儿不想敲打这些奴才而是此时此刻的情景,不适合做这么,况且,她这个皇后,若没意外只有五天的命,五天后,她就会在圣旨中,文武大臣的瞩目下,成为垂帘听政的太后,陪同祁昊荣登九五之位。
    凤仪宫,曲敏儿住不久。
    这些人,新后的她,也用不久,安于现状静候前朝变化就可。
    “敏····皇后,你····”曲夫人看着坐在高位抱着小皇子的女儿,本想唤其名,但想到如今她的身份,嘴里苦涩,唤了尊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